井冈杜鹃红—党建网

井冈杜鹃红—党建网
曹乾石    孩童时,读了小学课本上《朱德的扁担》,看了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的图片,我就对江西井冈山充满了厚意,充满了神往。直到上一年初夏,当杜鹃花开,红遍井冈山每一道道山岭时,我才完成了多年的希望,一头扑进了井冈山的怀有。  五月的井冈山,树木葱翠、杜鹃啼血、山峦叠翠、“布谷”声声,那绵亘不绝的五百里山岭像一个硕大的摇篮。其间,罗霄山脉便是摇篮的护沿,陡峭的山沟坡地恰似摇篮的床面,五大哨口犹如五尊守护神,日夜守护着这革新摇篮——井冈山。  搭车回旋扭转而上,远处,缕缕云烟从深谷绿竹间缓缓升起。惬意间,咱们来到了井冈山最有名的黄洋界哨口。黄洋界坐落井冈山北部,是井冈山通往宁冈的必经之路。站在黄洋界,只见周围壑谷幽静,群峰高耸直上云霄。半山腰上云蒸雾绕,白云排空翻腾,其势浩瀚如海。这儿是井冈山五大哨口中最为险峻的一个,当年赤军从前凭仗黄洋界天险,以缺乏一个营的军力打败了湘赣两省四个团的敌军侵犯。毛泽东同志为此写下了闻名诗歌《西江月·井冈山》,盛赞闻名的黄洋界保卫战“黄洋界上炮声隆,报导敌军宵遁。”  隆隆炮声虽已远去,但哨口顶端那模糊可辨的累累弹痕和条条壕沟,仍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当年战役的剧烈和悲凉。黄洋界保卫战纪念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辉。那尊从前发射过怒火的山炮,好像还在冒着缕缕硝烟,诉说着当年浴血激战的壮烈局面。  哨口边那两棵挺立遒劲、浓荫掩盖的大树,便是当年朱老总常常从宁冈挑粮上井冈山休憩的当地。阅历了很多的苦难,大树仍然繁荣葱郁。作为峥嵘岁月的见证人,它们必定还清楚地记住当年赤军在树下休憩时,战友们那亲密无间的滔滔言语和爽快畅怀的阵阵笑声。  接着,咱们又来到小井赤军医院。当年,因叛徒的出卖,敌人狙击达到目的,一百多名白衣天使和赤军伤病员从这儿被驱赶到周围的稻田里惨遭杀害。在生死关头,他们是那样的沉着、镇定,那样的刚强。当他们的热血化作漫天的红霞、艳丽的山花。勇士们回眸当笑慰,一族族杜鹃花开得如火似荼,他们死后升起一轮火红的向阳。  在茨坪,我走进静静的篱笆院。曲径通幽,草木葱郁,几间粗陋的土屋错落有致地摆放着:赤军修械所、公卖处、老一辈革新家的故居。我凝视着当年锻打刀枪的原始东西,思索着那绵长而艰苦的革新进程。我轻轻地抚摸着那张简易的木桌,木桌上的老式油灯好像昨晚还在焚烧,就着这暗淡的灯火,毛泽东同志挥笔写下了《井冈山的奋斗》。在毛泽东同志故居,我还看到一截烧糊的墙嵌在全屋的白粉墙之间,这是通过当年大火而傲然耸峙的土墙。屋后有一棵海罗杉,一棵枣树,在微风中摇曳着一树青绿,本来这也是通过当年大火烧而不死的常青树,它们身上都记录着血与火的前史。  雕塑园坐落在茨坪北面的向阳山顶上。数以百计的台阶,标志着革新道路的弯曲和绵长。山顶平地的苍松翠柏间,矗立着一座座巨大而精巧的雕像,绘声绘色地再现了当年革新前辈的飒爽英姿。那不是朱总司令么?那般威严,又那般慈祥;那身披大衣的不是彭老总么?目光深邃,像在考虑……啊!这儿是忠魂鏖战后的憩息地,这儿是道贺成功的宴礼堂。  井冈山的一草一木,有着说不尽的思念与厚意!井冈山的一山一石,写满了前史的庄重和永存!承受一次井冈山的革新洗礼,让井冈山精力永刻于咱们的灵魂深处。  (作者系江苏苏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网站修改:穆 菁